【我愛中國風】壓不跨的雷首山
  • 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
  • 熱烈祝賀梵凈山成功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名錄
  • 民族團結促和諧 長治久安謀發展
  • 關愛貧困人群 扶貧你我同行
  • 中央環保督查貴州進行時
首頁 新聞 社會寫真

【我愛中國風】壓不跨的雷首山

——“癌癥支書”余啟良的初心紀事

2019-10-21 15:05 來源:銅仁網
投稿:[email protected]  打印

九分山水一畝地,種糧一年數粒粒。曾經的雷首山村,路不通,電不來,水不暢,居住在這里的人都知道,要脫貧,是不值得盼望的事情。貧困就如同一座座大山,壓在雷首山群眾的肩頭,苦不堪言。

越是要被壓倒,越就不能服氣。余啟良帶著群眾一起挖山路,搞產業,水、電、路、訊全面暢通,雷首山已經不再是舊時模樣。看著肆意生長的石榴、烤煙、李子,群山疊嶂中金銀點點,仿佛大聲呼喊著:雷首山是壓不跨的!

第一個發出這吼聲的,就是余啟良,從一個黨員干部的后人,到一個致富能人,再到一個帶領群眾脫貧致富的“鐵人”,每個群眾都對他豎起大拇指。社會了解更多的是,他是“癌癥支書”。

從父親手里接過的使命,是兩代共產黨人的初心

再次見到余啟良,消瘦許多,濕冷的天氣讓他感到更加難受。他依舊早早來到村委會,調度精準扶貧“兩摸一查”工作。

有的人勸說他多休息,或者避開早上的霧水再來工作,眾人好意被他婉拒,他說“趕我的父母,我還有很多事沒有做。”

余啟良2_副本

余啟良的父親曾經擔任過坪地場鄉黨委書記,母親也長期擔任村婦聯主任。那時的坪地場,最大的困難就是吃水。余啟良說,很小的時候就跟著母親鉆山洞找過水,每次找不到水的時候,母親刻在臉上的失望和不甘心,就像喀斯特溶洞里的石鐘乳,清晰明顯地刻畫在他的心里。

當時母親和村干部為了找水,往往要到很遠的地方去,地方上有些人說,有的山洞活人是不能去的,母親沒有考慮過,毅然跟著其他村干部拿著鐮刀進去了。

對于父親,余啟良說得很少。他說,見到父親的機會很少,即使偶爾回趟家,都在別家地里幫忙。小的時候走路到鄉里趕場,腳都磨出了泡,父親工作路過,也沒有讓自己坐車。自始自終,余啟良的父親沒有對孩子們說過一句內疚的話,說得更多的反而是:你要主動入黨,做一些好事、實事。

父親的話一直影響著余啟良,即使在身患癌癥的情況下,依舊奔忙在雷首山的田間地頭,如同一副壓不跨的鐵扁擔,擔起雷首山群眾的脫貧使命。

口袋里的六份藥是一份赤誠擔當

大家熟悉的余啟良是一個“拼命三郎”,但沒有幾個人能夠知道他的口袋里時常揣著的幾份藥。

2016年春節,余啟良被診斷患上肺癌,醫生告誡他最多還有兩年的時間,最好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。妻子李光群勸他到外面去走走,余啟良拒絕了。從醫院回來,他依舊扎在村里事務里,當時全村還有一半的路沒有硬化,產業幾乎沒出效果。余啟良帶著村干部查地形、找項目,千方百計地要把路修通,把產業跟進。群眾看在眼里,記在心里,2016年第十一屆村兩委換屆選舉時,大家明知道他患有癌癥,19名黨員還是把代表全村意愿的選票投向了余啟良。

2013年當選村委會主任的時候,余啟良當著幾百人的面承諾過,要保證水、電、路實現“三通”。當選支書后,路的問題就像一個心結,讓余啟良茶飯不思。

余啟良不分白天黑夜,帶著村干部撲在修路前線,哪里有糾紛,余啟良第一時間出現在現場,哪里需要協調,余啟良騎著摩托車就往鄉里跑。

這期間,余啟良幾乎沒有好好休息過,腦海中總是想著一條條硬化路走進家家戶戶,癌癥的折磨也讓他越來越痛苦。期間,他跑過幾次重慶,短短的幾天治療后又撲到村里。

余啟良4_副本

雷首山村大多數時間陰雨綿綿、氣溫偏低,這種環境對他的病情無疑雪上加霜。為了不耽誤工作,他時常戴著帽子、口罩,穿著棉大衣、披著護腿上工地,下現場。有一次修建聯組路過程中,臨鄉一群眾因溝通不暢阻路,余啟良第一時間趕到現場,笑臉做完解釋工作。對方見他頂著酷暑穿得這么厚,感動得主動放棄征地要求,配合道路修建。

路是大家的致富希望。余啟良2000年從坪地場鄉供銷社下崗過后,先后做過生豬生意,2010年,又帶頭辦起牛羊養殖場。羊場在高高的山坡上,一條不叫路的泥濘路讓運輸成本增加了不少。許多人勸他先把這條路修通,余啟良堅決不干:全村的路沒有修通之前這條路堅決不修。到2018年底,全村9個村民組都聯通了硬化路,這條小路才算修通。

確診之后,余啟良每天都需要按時吃藥,但往往工作起來就忘記了。妻子李光群每天早上起來,先把中藥熬好裝袋,再把西藥分好類,一件一件總共6樣,放在他的口袋里。幾次在村委會吃午飯時,有人說:我們吃飯他吃藥,余啟良笑呵呵地說:我吃的是安心藥!

確實,他在,大家才安心,每天六份安心藥,既安了他的心,也安了群眾的心。

不幸不曾壓跨他雷首山一般堅挺的脊梁

在許多因病返貧的家庭中,不幸就像一場巨浪,把幸福拍到看不見的海底。在余啟良身上,父子患病的不幸卻沒有壓跨這個家庭。他時常跟人說:我是一名共產黨員,我的精神貧困了,就治不好全村人的貧病。

2019年1月,余啟良參加新華社舉辦的“中國網事.感動2018”頒獎典禮,在典禮的第二天就捂住嘴巴流了血。這個時候的他,藥已經停止了,止痛藥也失去了作用。但面臨新華社記者采訪時,他記掛的卻是,村里的路燈沒安好,衛生設施還不完善、果園的人工工資等問題。

妻子李光群極力反對他到北京領獎,但知道他想在這里爭取更多的支持建設雷首山,也就沒有堅持,一路陪同他到北京。

這個瘦小的女人是家中的真正的頂梁柱,早在銅仁城區開火鍋店的她,原本已經過上了幸福生活,但丈夫和兒子相繼患病,丈夫一心想要把人生最后的熱量注入家鄉雷首山,李光群拋下了“老板娘”的身份幫助余啟良撐起這個家。

2015年,兒子余波患上了肺氣腫,長期治療無效,基本喪失勞動力。起初李光群想著把兒子帶到外面去治療,始料不及的是,丈夫也患上了更為嚴重的肺癌。面對丈夫的堅持,李光群請人開車把兒子帶回了雷首山,一邊養著羊,一邊照顧著父子倆。

“今年羊子賣了70頭,只有50頭了。”看著羊子越來越少,李光群越來越感到絕望,有的時候悄悄落淚。余啟良看在眼里,除了輕撫妻子的臉龐,堅毅的說:我能干一天還是要干一天。

如今的余啟良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,每天都要妻子捶捏才能止痛。雖然村里的事情主要由年輕的村委會主任楊凡主持,但余啟良還是要定期了解工作推進情況,給出意見建議。

“楊凡是村里年輕人中在外面做事最成功的,當時做了好多工作才讓他回來當這個村主任。他干事公道認真,我很放心。”說起楊凡,余啟良還是覺得村里的年輕人回來少了,希望有更多的人才能回來帶動發展。

說到第十二屆村兩委換屆選舉,余啟良很清楚自己的身體條件再難挑起雷首山村發展的重擔,他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把自己的經驗和想法告訴楊凡,希望他們一屆跟著一屆干,一屆干得比一屆好。

現在,余啟良到工地、基地的時間少了,前來看望他的人多了,余啟良對來人總是說:這樣干,值! (羅立軍)

責任編輯:楊華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大白鲸走势图
平特肖规律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网 吉林11选5推荐号下午 快乐857什么意思 江苏快3助赢软件免 3d字谜图谜总汇大 二人麻将有挂吗 合理的家庭资产配置图 韩国快乐8什么时候停的 天天贵阳麻将仁怀新版 广东11选5精准计 黑龙江p62 体彩山东快乐扑克3 喜乐彩开奖结果 打广东麻将 新贵州十一选五走势